国艾堂动态
春节之前,疫情是否还会有大反复,看看张文宏怎么说!
来源: 时间:2021-01-14


下载 (2)


“我们无法预计下一场疫情什么时候来,是什么病毒导致的,但是我们要不断提高应急能力。”
12月28日晚,在由复旦大学人类表型组研究院承办的"生命天眼”论——人类表型组国际云讲坛年终特别讲座上,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分享题为《新冠病毒肺炎等感染病的起源、演化与未来》的演讲,谈及新冠病毒的突变株、对新发传染病的控制等。
近日,英国变异株VOC(variant of concern)-202012/01引起了一些担忧,比如毒力是否增强,传播力是否增强,疫苗是否会失效,曾经感染过的人,是否会出现再次感染等。


张文宏谈到, 病毒在传播中不断出现变异,并出现优势株是必然的。所谓的北美毒株、欧洲毒株都是短期的现象,世界多地的病毒会形成自己的优势株,但是随着世界范围内的交流增加,最终会形成一个主导株,这是一种在自然界中非常显著的现象。


早在今年2月,欧洲出现新冠病毒D614G突变,即新冠病毒的Spike基因第614氨基酸位点 D(天冬氨酸)到 G(甘氨酸)的突变。这一突变使得病原体变得更容易传播,但并不会引起症状的加重,也不影响检测。


张文宏表示,新冠病毒的变异,尚未形成新的病毒血清型,即便形成新的血清型,也并不代表疫苗中和抗体对其无效。


通过建模预测,VOC-202012/01的传播能力较其他增加56%,其中在儿童中传染性的增加较为显著,但张文宏表示,这一结论还“说不清楚”。


临床观察发现,英国出现的病毒变异没有带来致死性的增加,最主要的是增加了在年轻人尤其是儿童群体中的传播率。


在疫苗出现之前,在自然界中不大容易看到明显影响疫苗结合力的病毒变异株。只有在疫苗上市后,通过对无数个突变进行筛选,在疫苗的压力筛选下,才会筛选出对疫苗无效的病毒变异株。


张文宏此前在微博中提到,要筛选出对疫苗无效的突变,这需要等待疫苗上市后我们对疫苗保护失败的病例做测序来验证。一旦发现对疫苗无效的变异,那时候可以很容易地对疫苗进行调整,就像我们在流感疫苗上做的那样。


春节即将到来, 是否会再有一次疫情的复发?


张文宏表示,这取决于是否出现许多无源头病例,虽然中国部分地区出现病例源头不清,但二代传播链很清楚。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中国防控住了疫情,如今检测能力已经增强。虽然不能避免散发病例的出现,但是大规模的传播基本不可能出现。但在有些地方,可能出现短时间内的防控难度增加,越是病例数多的地方,难度越大。如果病例少,做到源头可追溯,可以通过精准防控解决问题。


张文宏谈及新冠病毒物传人时说到,病毒可以在室外环境中生存几小时甚至几天,无论是人传人,还是物传人,本质上都是人传人的问题。张文宏说,需要看到的是,上海只有两人是因为航空器暴露感染,并未发生在其他环境中物传人的案例。


能否像预测天气一样   预测病毒的爆发?


张文宏表示,自然界中存在的病毒种类数以千万计,它们潜伏在大自然深处。当人类在不断向外界拓展自己的活动时,不断向自然界索取时,病毒就可能进入人类社会,我们永远不知道下一秒,人类会把哪一个病毒惊醒。


回顾所有的新发传染病,没有一个病毒可以被事先预料。关于地震还有地震带的说法,但病毒分布在全世界,范围之广超乎我们的想象。


“我们无法预计下一场疫情什么时候来,是什么病毒导致的,但是要不断地提高应急能力。” 张文宏说,通过病毒猎手快速反应,找到源头和产生原因,从源头迅速控制疫情;还要不断发展科学、提高医疗水平,以提高应急能力,这包括针对疾病的临床科室、感染病学科发展,以及提升科学家对病毒的识别能力。如果科技水平还停留在2003年,很可能要经过半年才能搞清楚病毒的基因序列,带来的后果难以想象。


中国针灸学会印发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针灸干预的指导意见(第一版)》。将 中医艾灸作为干预治疗新冠肺炎的重要手段!


艾叶预防及治疗瘟疫在中国已有上千年的历史,被历代医家所青睐。晋代医家葛洪的《肘后备急方》中详细记载了瘟疫爆发时“以艾灸病人床四角各一壮,令不相染”便是以艾烟达到对空气进行消毒的作用;另一方面通过艾灸温热的穴位刺激,能够达到温阳散寒、通经活络、 升阳固脱以及泻热拔毒等作用,进而提升人体免疫力。